当前时间:Monday 2019年09月23日 欢迎访问 夜阑小雨 我的学习碎片档案,这里记录了我的学习内容和工作中经验,希望给您带去帮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丝雨点点 >> 正文

琵琶如血琵琶行

我是一把琵琶,血般嫣红,遍体是细密的花纹,典雅精致.将这些花纹刻上去的,是整个京城最出名的艺匠,刻了三天三夜.
     艺匠是极喜欢我的,把我挂到墙上,每日清早,都要凝视良久,方才含笑而去.我从来没见过自己,只透过他身后的窗子,看到幽绿的草地,碧蓝的天空.那是怎样的世界?
     一岁一枯荣.整整一年.
     一名男子站在我面前,定定地看我.儒雅的长衫,深邃的眸子,肃然一惊,为这深不见底的眼波.
     怎样?艺匠问.
     男子依旧定定地看,良久,低声道:果然不是凡品,只是,为何竟是这般嫣红?
     嫣红不好吗?
     男子沉吟道:没有这嫣红,又怎来这触目惊心的娇媚,只是这样的颜色,让人想起啼血的杜鹃,没来由地心疼.
     艺匠微笑,小心地摘我下来,放到他手中,我没有看错人,把它赠给你,我才甘心.
     男子的手轻轻抚摩我细致的身体,迎上他幽深的曈,我竟然心中酸软.
     月如钩.一壶清酒,一盏孤灯.
  多少个夜晚,他就这样伏案疾书.我静静地陪伴他,看他永不放松的眉,拧成深沉的结.如能化成人形,丫鬟也好,书童也罢,必为他铺纸研墨,替他挑灯披衣,寒冬苦暑,不离不弃.
  他是珍视我的,走到哪里都带在身上,有时也会对我说心事.
  我不懂他说的那些,只看到他眉宇间深锁的抑郁.我无法逃脱这忧伤的眼,从我第一眼见他,注定如此.
  逃不脱又怎样,我只是琵琶,纵使百般华美娇贵,仍说不出句安慰的话.
  直到有一天,我随他来到仙湖.
  竟有这样美丽的地方,湖水澄碧,雾气缭绕,百花齐放.
  同行的友人说,这儿有个美丽的传说:一位小姐,爱上一贫如洗的秀才,无法结成连理,便在此双双殉情.从此,几百种鲜花长年怒放,四季不凋.人们都说,在此湖中死去的人,来生定会得到美丽的爱情.
  我心一动,如真能得到美丽的爱情,哪怕只在他身边停留一天,死千次万次又有何妨?
  他把我放到湖边的岩石上,小心翼翼.风吹过来,湖面荡起清波,看到自己摇晃的身体,嫣红得似凝了血,如真成人形,不知怎样的绝代芳华.
  我想争这么一次.
  放开吸附住岩石的细小的手,随着风,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坠下去.
  湖水打到我的身体里,彻骨的凉.我看到他惊呼着伸长了手.碰不到了,碰不到了,我就这样离开了你,只为了日后更长久的相聚.
  我见到他们了,沉在湖底的仙湖主人,男子斯文俊雅,女了端庄秀美.
  你是谁?
  我是一把琵琶,我死在这里,来生,我可以得到美丽的爱情.
  你错了,你没有生命,又何谈死,本没有今生,又何谈来世?
  不能再言语,心在刹那间如死灰,坠入万劫的地狱.但愿我只是一把琵琶,从始至终没有过灵魂,不懂得情为何物,好过现在万劫不复.
  泪流下来,溶入这无尽的湖水.
  你哭了?你竟会哭?女子惊呼,男子脱口问道:你是何人所制?
  两年前一艺匠,终年隐居,年约六旬.
  女子锁眉不语,良久,长叹一声道:天意,两年前有位老人,在我仙湖边拾一断木原来竟是制成了你,难怪你竟有情感.你流了泪,你已有了生命.
  有了生命,是不是我可以有来生,可以拥有爱情?
  男子摇头,我们只可以让你死后幻化人形,但你毕竟不是人,命运如何,我们难以掌握.
  够了,这便够了,能幻化人形,便能陪在他身边,足矣.
  看准了身边一块巨石,放松自己,女子轻轻一推,我便随波飘去,撞上巨石的一霎,我心平静而决绝.
  粉碎.前尘往事,如我的身体一起,灰飞烟灭.
  我来了,我深爱的,深爱的人.
  京城.两天两夜,粒米未进.原来化成了人形,我便也会饥饿,也会困倦.我是需要工作的吧,有了事做才会有东西吃,是不是这样?
  我只会弹琵琶.熟悉琵琶如熟悉自己的身体.
  醉花楼的第一次出场,嫣红的衣衫,精致的妆容,一曲奏完举座皆惊.一夜之间我成为醉花楼的花魁.
  我无意做花魁,我只想赚一些钱,养活自己,然后天涯海角,寻他去.
  我卖艺不卖身,任凭纨绔子弟为我大打出手.他们每个都如此恶俗,我越发怀念与他共度的那些个夜晚,那样的白衣胜雪,那样的卓然不群.
  3年过去了.我已攒了不少的银子,给自己赎了身,心里开始雀跃.我就要来了,找到你,再不离开.
  我们的妈妈说,女儿,这几年辛苦了你,演完今晚这一场,你就是自由身,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华灯初上,醉花楼最热闹的时刻又已来临.拿起我的琵琶,这是最后的弹奏,在这纷乱污秽的地方.掌声轰鸣,觥筹交错,第一次,我醉了.
  很宁静而悠长的梦.我怀抱琵琶,他坐在我对面,明月洒满整个湖面.他向我走来...忽然醒了.好刺眼的阳光,浑身酸软无力.躺在我身边的,还有个陌生而赤裸的男人.
  心瞬时冰凉.妈妈走进来,微笑说:真不舍得让你走,我的女儿,仅这一次,你就值千两黄金.
  天与地,在刹那间崩塌.
  又已五年.
  我已嫁人.浔阳本分的商人,聚少离多.
  不能寻他,因为已非完璧,怎还配得上他洁净的白衣,优雅的魂;不能死去,因不甘,至少有回忆,让我每每想起,辗转难眠.每次明月高悬,便坐船来到江中,抚琴整晚.
  奏完一曲,一船游客邀我相见.说听琴声惊为天籁,可否一睹芳容.
  早已心灰意冷,哪来的心思,正待回绝,忽见那船上有一人,白衣飘然,卓然而立.望向这边的双眼,沉静深邃.多么熟悉的眼神!
  顿时硬咽.我历尽千辛万苦,到人世走这一遭,就是为这眼神.早该相逢,便是所有的美好,只是,为何竟是现在?
  琴音如水般流淌.透过琵琶,看他孤寂的身影.无论和多少人在一起,他都是寂寞的.这些年来,仍没人能抚平他眉间的忧伤?
  一曲弹完,没有掌声,竟是痴醉了.东船西舫悄无言,惟见江心秋月白.
  沉寂良久,有人问我身世.
  我的身世?我的身世如何说得,难道说我为了眼前的这位江州司马,幻化为人?深思,然后讲述了一个歌女的辛酸故事.字字含悲,句句凝恨.
  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悲伤.几百个不眠之夜,是谁陪你度过?几千回夜夜孤灯,是谁为你相思?几万番辗转反侧,是谁为你落泪?天上人间,追寻了你这许多年,竟仍只能咫尺天涯.早知如此,就甘心情愿做一把琵琶,守候着你,凝视着你,胜过如今一切烟消云散.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他说.
  深深地看他,一如他最初深深地看我.他是对的,这样血般惊人的颜色,就像啼血的杜鹃,注定一生悲泣.他的一句话,但是我的一生.
  重坐,拨弦,琴音凄凄.
  满座皆掩泣,为何泣下最多的,仍是你?
  再看不清你.我已泪如雨下.
  从此再没见过他.
  把我的琵琶漆成血般的嫣红,一如我前身的千娇百媚.就这样尘封,再没弹过.

作者:夜阑小雨
原文链接:琵琶如血琵琶行
夜阑小雨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文章时请保留此信息。

收藏和分享: 转贴到开心网 转贴到校内网 分享到 Twitter Delicious 分享到 Google Reader 分享到 百度收藏 分享到 QQ收藏

所在分类:丝雨点点

评论信息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