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夜阑小雨 我的学习碎片档案,这里记录了我的学习内容和工作中经验,希望给您带去帮助。

中庸之道的修炼

国学研究 夜阑小雨 241℃ 0评论

我以为中庸之道在教育管理者两项修炼,一是“放”,二是“诚”。

  《中庸》开宗明义就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性者理也,理来自于天命,任天理而行就是道,这正是道法自然的思想。接着又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人的七情六欲未发之时就无所偏倚,谓之中,是道之本,人情发出去时又不离天理,谓之和,是道之用,能把中和推于极致,则天地万物各安其份,生生不息。

  这样一套思维形成了治理上的“无为主义”,也就是小政府或不干涉人民生活的一套思想,诚如《中庸》的结尾语:“<诗>曰‘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诗>云‘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所以中庸之道主张,上善的领导是“不显”、“不大声以色”的,甚至是“无声无臭”的。这样的思想主张限制着权力由上而下的扩张,让人民自我组织,自我成长,自我协调,各安其位,生生不息,并相信这些自我组织会协调出社会秩序。

  换成今天的管理来说,中庸之道在权力来源上主张不是由上而下的,而是权力由下而上;所以自然而然形成的结构就是网络式组织,由基层的人自组织成各个团体,再让团体相互连结成为网络;这种自组织为主的组织中最强大的激励措施不再是加薪、福利及分红,而是自组织的机会,给人一片空间,完全授权,任其发挥,自我组织。中国人是最会自组织的民族,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总是“跑马圈地、诸侯经济”特别发达的原因;中国民营经济中也总是充满了创业、中小企业、外包网络以及商帮、地区产业集聚,组织之内则总是有承包、挂靠、子公司、子集团等现象。而中国人的管理智慧以为上善的领导是懂得“放”的领导,给人空间,才能激发出中国人无穷的生命力与创意。

  一流的领导要懂得用人物,能用经营一方的大将,放之千里之外,也能打下一片天下。二流的领导善于用人才,组成坚实的团队,攻城略地,无往不利。好的经理人则善于使用规章、流程、命令系统以组织人员,可以有一个如军队般严谨的组织。但很不幸,却有很多领导,一点小小的成功,或掌握了一点权力,就开始养一些小人一样的人渣,以歌功颂德,要人前呼后拥,好自鸣得意。

  中国人往往“一放就活”,但也往往“一放就乱”。如何放而不乱?中庸之道以为在于诚。

  中庸的天道观下,治理天下要作的是九经:“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所以治理之本在于修身,前几项都是针对政府组织的治理,讲的却是一套对不同的人的关系处理之道,而不谈组织层级、命令、规章、工作流程的设计等等。后几项虽不是治理组织之道,却是治理人民之道,讲究的是要仁爱、要怀柔,使百工安居乐业。而修身之本在于诚,所以说“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换言之,领导人以至诚之心开始,可以让天下之人和谐,最后使天地万物各安其份,生生不息。

  换成今日的管理来说,就是以诚相交才能收服中国的人物或人才的心。以史为鉴,马援是东汉开国名臣,也是中国开疆拓土的一代名将,以“马革裹尸”而知名于史。马援年轻时家里很穷,便到边疆进行屯垦畜牧。发了大财后散尽家财周济亲友,然后在天下大乱之中,听说隗嚣礼贤下士便前往投靠,很得隗嚣敬重。

  当时隗嚣占据今天陕西西部、甘肃南部之地,未称帝,只自称西州大将军。而刘秀占据河南之地,荡平河北,也击跨了占据长安的赤眉军,称了帝。公孙述占据巴蜀之地,也称了帝。隗嚣派马援去观察两位皇帝,寻找结盟的对象。

  马援与公孙述是同乡,自小相好,所以到了成都,以为两人会不拘形式地闲话家常,叙叙旧,追忆儿时,充满离情。没想到,公孙述却表演了一场“飞黄腾达秀”给老朋友看——高坐金銮宝殿之上、武士林立、一派威仪,马援参拜皇帝之后,再换以旧友相见之礼,让马援更换新衣,再在皇家祭庙中与文武百官接驾,特设旧友之位,并封马援侯爵与大司马的高位。全城一片静肃,百官阵容极为盛大,对马援则是恩宠鼎盛。

  更没想到,马援拒绝留下,拒绝了高位,出来说“天下大乱,胜负未分,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公孙述不知一饭三吐哺地迫切奔走礼聘天下人才,却在繁文褥节上展现威仪,不过是个玩偶型人物而已”。

  然后马援再来洛阳见刘秀。等了很久,才被引入宫中,刘秀穿著平民服装,在走廊上笑脸相迎。坐定之后,马援说:“公孙述和我自幼相识,却严密戒备才传我上金銮宝殿。现在我远道而来,陛下怎么知道我不是刺客,竟如此简单地与我见面?”刘秀大笑说:“你不是刺客,但你是说客。”马援为之拜服,说:“天下大乱,称王称帝者不知凡几,只有陛下气度恢宏,好像高祖,才知道帝王自有成功的条件。”

  马援想看到的其实很简单,“诚”而已。一个不加虚饰可以款款而谈的刘秀就收服了一个一方人物的心,比起几十年的交情加上高官厚禄的引诱还要有效。

  创业者第一个要问的就是,你是真诚的吗?会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地投入在你发现的商机中吗?你会不会只是创业狂潮泡沫中随波逐流的一员?甚至只是弄一个商业计划“骗”投资者的钱来玩玩、来试试而已?少了那份真的相信商机,真的愿意付出的真诚,别人是感受不到你的热情的。管理者第一个要问的就是,你真的相信你的商业模式是优良的吗?你所鼓吹塑造的企业文化能以身作则吗?你所传讲的公司愿景是真的人生信仰,还只是公司的一份宣言而已?

  当然,要想放而不乱,制度设计与治理机制也很重要,但中国人的管理智慧却以为,只有制度是不够的,领导者的诚意是不可或缺的。领导者个人的诚意会感动别人,会变成组织文化,会形成组织愿景,“道不同不相为谋”,志同道合才能聚群成事。个人的“道”会传染、会聚众,从而成为一群人的“道”,可以放“大将”于千里之外而不离经叛道。

  所以一流的领导以诚相待人物与人才,一般的经理懂得以利交换人员的效忠,不入流的管理者只知对人以力相胁。今天多少管理者手握一点小权力,就摆起谱来,一副官架十足的威仪,抱着权力不敢放,只想审批,只想控制,以为天下人都会畏其权威,受其利诱。岂不知,在真正的人物与人才眼中,只把他/她们当成玩偶型人物而已。

转载请注明:夜阑小雨 » 中庸之道的修炼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