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夜阑小雨 我的学习碎片档案,这里记录了我的学习内容和工作中经验,希望给您带去帮助。

迷失的眼 迷失的空间

原创小说 夜阑小雨 177℃ 0评论

用心的人用”心”看到了自己要走路,活得很笃定是因为再也不以眼睛所见为凭,路更广也更自在了。

应该有不少人亲眼目睹过麻雀误闯”禁区”:麻雀一旦不经意的飞入了只有少数出口或单一出入口的半密闭空间,它的命运在一转瞬间就可能完全改变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有时候可以注意到麻雀从哪里飞进来的。我在学校的教室最常看见这类”不速之客”穿越没带上的窗户,偶尔颇好奇又纳闷,它进来时知道没玻璃,回去时怎么尽是瞎飞乱撞呢?有时候会不知它打哪儿来的,因为一时之间别人没看到它来的”入口”,但可以确定的是”它必定从某处飞进来或跳进来”,而不会是从地上遁起来或天花板冒出来的;我不知道只不过是自己没看见或看不见罢了!

我的眼睛捕捉过好多次这样的镜头,常有一些不同的疑惑与联想:最早不解为什么它能飞进来,何以不自己飞出去?当时心里头推敲着种种可能的原因,可能是眼睛结构的先天缺失吧!?可能是飞行速度太快所导致的误判吧!?由于自己从事教学工作,不免反射性的将所见所思引为教学题材,譬如跟小朋友说:”那只迷路的麻雀跟你们好像喔,常常玩到忘了回家。””那只记性不好的麻雀只顾着尽情的飞翔,贪图眼前的痛快,却对即将遭逢的厄运一无所知。””那只回不去的麻雀,可能只是出来替小麻雀找晚餐,而现在呢?叫它的小麻雀可怎么办?””那惊惶失措的小麻雀,爸妈找不着可担心死了!”

除了不同的联想及一连串的问号,心里头是有些感受的:不忍心时,急着想帮它开扇门、找扇窗;幸运的鸟儿呢,就在我满是祝福的笑容中”返乡”了,看着渐去的小黑点儿,振翅余声中还和着喜悦。调皮的鸟儿呢,看不着门、窗,找不到路,有时急的心一横想干脆捉住它、再放它走,可它怎么会知道别人是为它好的?一再的闪躲,换来的是瞎撞玻璃的命运,这样的结局无奈、悲惨、遗憾!

我们对很多事不解的时候,觉得它好难,令人困惑不已,甚至对于原本刻板印象中已经存在的观念无法割舍时,就很容易对”不知名的现象”视为玄之又玄,从而错失为自己建构新科学观的机会,或因此而与事实真相擦身而过。

麻雀的眼睛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却去不了,不只是被玻璃隔住了,也被自己的”无知”蒙蔽了;人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用心的人用”心”看到了自己要走路,活得很笃定是因为再也不以眼睛所见为凭,路更广也更自在了。

看到别人干傻事时,似乎看的人最聪明;发现别人作错事时,好像自己最清醒。人看鸟迷在其中,其实人最迷。

转载请注明:夜阑小雨 » 迷失的眼 迷失的空间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