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Saturday 2018年07月21日 欢迎访问 夜阑小雨 我的学习碎片档案,这里记录了我的学习内容和工作中经验,希望给您带去帮助。

当前位置: 首页 >> 能力培养 >> 正文

论合俊的倒掉

合俊倒掉了,或者说合俊倒掉了一部分。中国经济网10月16日报道: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商之一——合俊集团旗下两工厂倒闭,6500名员工面临失业!这是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实体企业倒闭规模最大的案例。有专家分析指出,“从影响和知名度来看,这可以说是美国金融危机波及中国实体经济企业倒闭的第一案。”
  
  
  
  我认为,这位专家的分析未免过于乐观。因为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的倒闭还只是金融危机的前夜:次贷危机加上自身的畸形所造成的,而真正的金融危机的风暴还没有登陆中国。而这个风暴什么时候会波及中国呢?我认为最早会是在中国农历新年前后,因为对于欧美国家而言,12月和1月份是他们对来年的计划和本年度核算,统计的时候,新的订单也是在这个时候产生萌芽的;而中国的核算则一般是在新年前后,而对于一些没有办法支撑下去的企业来讲,放年假的时候也是将工人扫地出门的最好时候。
  
  
  
  对于合俊的倒掉应该怎样看呢?相对于合俊倒掉的所产生的失业工人而言,我们可能都有一种矛盾的心理: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世界工厂”倒掉只是迟早的问题,而由此产生的失业人口却又要流离失所,要重新寻找一个饭碗。但是对于一片萧瑟的中国制造业来说,找到一个好的饭碗又谈何容易呢?不过,如果说,合俊的倒掉能够促使上层反思一下我国一直以来为自己是“世界工厂”沾沾自喜的病态发展思路的话,我则要为合俊的倒掉拍手叫好。
  
  所以说,将合俊的倒掉作为我国遭受金融危机的袭击的标志我是不同意的。但是将合俊作为我国“世界工厂”的开始倒掉的标志我是绝对支持的。那么为什么说我国“世界工厂”是不能够可持续发展,而一定要倒掉的呢?
  
  
  
  1.“世界工厂”无法拉动我国的内需。
  
  
  
  我们知道,我国的“世界工厂”之所以能够建立起来,根本原因在于我国有为数众多的廉价劳动力。而我国的廉价劳动力不仅包括过剩的农村劳动力,而且包括城市贫民和下岗工人。他们不仅工资低,劳动强度大而且福利待遇以及社会保障都是十分的不健全。但是他们的家人却又是普遍的贫困,至于对留在农村有老人和孩子的民工来讲,他们的负担则是更加沉重的。这就使得一方面他们需要消费,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尽量减少消费。因为他们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能力是相当脆弱的。
  
  
  
   而我国这些年的内需主要靠什么来拉动的呢?
  I.高昂的教育、医疗、住房已经购买生活必需品所需要付出的费用。
  II.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等政府支出的费用。
  III.购买高档的轿车、手表、相机、香水等奢侈品的费用。
  IV.最大的一块,就是我国各级政府用于搞基础建设的费用。
  
  
  
  从我国新的《劳动合同法》受到强烈抵制就已经可以看出,靠企业家们和企业主来提高工人的工资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在改革的潮流中顺风顺水,不可一世,对于他们来将,攫取最大的利益是他们所要追求的,而改善员工的经济与生活条件却不被他们认为是自己的义务。而与1978年前农村劳动力进入工厂,其身份就自动由农民变更为工人,并且享受到相应的待遇相比,现在的农民远没有那么幸运,因为他们哪怕在一个工厂干上十年,也未必能够享受到一个真正的工人应有的待遇,而同时他们却时时刻刻都要面对可能失业的危机。但是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现在的这种“世界工厂”模式还要面对行业内部的竞争,这种竞争在表面上一方面是要提高产品的品质,另一方面是要压缩产品的成本,而压缩成本的一大块就是职工的工资和福利。这就在大小两个圈子里都形成了恶性循环。
  
  
  
  也就是说,不论是在国内国外,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都是没有办法用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来拉动内需的。通常在这个时候,是需要通过中央政府的介入来强制提高企业利润和提高劳动者的收入的。但是在“世界工厂”的模式下,中央政府却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一方面大量浪费资金用来公款消费却不肯用来解决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缺失的问题;另一方面将资金大把用于基础建设(包括遍地开花的政府机关行政大楼和公务员别墅群)而不肯扶植企业进行自主创新以提高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再举一个例子:去年到今年,我国已经开工多条高速铁路(客运专线),今年开工的京沪高铁投资更高达2200亿。而石武高铁也已经开工。石武高铁是京广高铁的一部分,广州与郑州举例为1600KM,现在的普快硬座是95元,而空调车硬座票价194元。如果京广高速铁路建成,而取消掉原京广铁路上的普通客车而全部使用高速列车的话,根据其所公布的运价0.4元/KM来计算,广州到郑州的票价为1600*0.4=640元,来回就是1280元。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民工一个月的工资,与他乘坐普快来回的95*2=190元,或194*2=388相比,他几乎要多支出1000元。而铁路运输又恰恰是低收入群体的首选。也就是说,我国的各级政府和资本家一方面用各种方式剥削和掠夺劳动人民,一方面自己又需要扩大内需来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这是相互矛盾的,当矛盾达到临界点,必然是要崩溃的。
  
  
  
  2.“世界工厂”无法切实解决我国的就业问题。
  
  
  
   从第一点可以看到,靠“世界工厂”模式是无法解决拉动内需的问题的。那么它是不是可以解决我国的就业问题呢?
  
  
  
  不会!举例来讲,我有好几个同学在深圳富士康工作,对他们来说,加班是家常便饭。一天上班12个小时是很平常的事情,而且劳动强度很大,双休日则是很难得的,而如果遇到暂时的不景气他们则会被放假,会好多天无所事事。而对于在浙江的一般服装厂工作的打工妹来说,放假一两个月的话,很可能会被算作直接遣散,因为没有钱可拿。
  
  
  
  也就是说,减少工人的数量也是降低成本的手段之一。如果严格按照《劳动法》规定的每周工作不允许超过44个小时的话,富士康可能还要招聘两倍数量的工人才够安排正常生产(3班倒)。也就是说,如果富士康在大陆有20万工人的话,如果严格遵照《劳动法》执行的话,还要招聘40万人才行。
  
  
  
  再有,以前有“羊吃人”、“机器吃人”的运动,而我们现在也正在走这条路。比如说,如果在一个五金加工厂使用普通车床批量加工零件需要4个工人的话,假如采用数控车床只需要一个工人,而数控车床又足够便宜的话(目前一般经济型数控车床价格甚至于低于30000),企业主会毫不犹豫的购入数控车床,而解雇3 个工人。
  
  
  
   从以上再结合实际可以得出一下结论(对于现在的劳动力):
  I.一部分人通过高强度的劳动获取较低的收入。
  II.一部分人无法找到工作而不得不从事色情行业和走上犯罪的道路。
  III.一部分人变成“啃老族”。
  IV.一部分人成为社会的蛀虫,比如中国政府机构之臃肿是处于世界前列的,多的是这种蛀虫,他们是不创造财富的,却挥霍着财富。
  V.一部分人流失到欧美和其他地区,或成为“世界公民”。
  
  
  
  而对于很多实际上已经成为“工人”很多年的“民工”来说,他们并没有成为工人阶级,而是一个尴尬的徘徊在农民与工人之间的“民工阶级”。他们随时会面临失业的危险,却没有任何切实的保障使自己可以融入自己所在的城市。他们是流动的,十分不稳定,甚至于朝不保夕,他们才是真正的没有明天的人群,“世界工厂” 也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彻底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
  
  
  
  3.“世界工厂”无法发挥品牌效应。
  
  
  
   从汇源的沦陷我们知道了,我国企业家实际上是将企业当做猪来养的。从三鹿的坍塌我们可以看出,企业家的良心是其实是掺着三聚氰胺的。而“世界工厂”模式的本质就是代工模式,这是我国“市场换技术”策略必然造成的结果,也是伴随低水平重复建设而不可避免的结果。
  
  
  
  对于我国的民营企业来说,迅速的获取利润是他们普遍追求的。虽然他们之中有少数能够打响品牌,但是随之而来的跟风、“盗版”、“价格战”却使得他们无法继续扩大优势。在高端,他们遭受国外品牌的打压,而又同时得不到政府扶持(如“中华之星”与耻辱号CRH);在低端,由于内需不振而被大量的山寨工厂蚕食;而在中端市场,同行的价格战又挤压他们的利润空间。对于造就这些企业的企业家来说,在与国外品牌竞争中,他们是人心惶惶的。因为企业在中国发家,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勾结是必要条件,而与国外的企业相比,他们太缺少实战经验了,在中国的一亩三分地,他们只是勉强招架,而在出国门,他们的三板斧就不灵了。这就难怪他们把猪卖个好价钱要沾沾自喜了。
  
  
  
  而面对西方的步步紧逼,国有品牌企业一般的选择并不是加强自主研发,而是选择降低成本。同时,他们并不重视企业人才的培养。因为“世界工厂”模式的特点之一就是人员的流动,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跳槽”和“挖墙脚”。这就使得企业发展后劲乏力。记得世纪初的时候,由波导领军的国产品牌手机曾经盛极一时,占有大半个手机市场,有许多很好的品牌应运而生。这种发展的原动力就是来自于“挖墙脚”,而这样的发展是缺乏后劲的。不到两年,各种品牌纷纷倒地,如今叫的响的还有几个?
  
  
  
   所以说,“世界工厂”模式并不是民族品牌的沃土,而是雨后的沙漠,水干了,生命力就没有了。
  
  
  
  4.“世界工厂”无法使中国走向富强。
  
  
  
  从以上3点我们可以看出,“世界工厂”模式即不能拉动内需,也无法彻底解决就业问题,而且并不是适合品牌生长的沃土。也就是说,它的发展是没有后劲的。“ 世界工厂”的最大作用,是可以借以形成一个庞大的民族资产阶级。而这个民族资产阶级是普遍疲软的。压在他们身上的是一个强硬的官僚资产阶级,这个阶级即是寄生在民族资产阶级身上,又同时在吞并它。这就是他们之间矛盾的所在。而踩在民族资产阶级的脚下的是广大的劳动者,在对待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民族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又是相互勾结的。
  
  
  
  这就说明,“世界工厂”不可能使得广大劳动者走向富裕,而只是解决他们一时的吃饭问题。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养活了众多的食利者。所以说,他们是被残酷剥削压榨,毫无希望的。而“世界工厂”的模式又是建立在对外开放的基础上的,同时它又是处于全球产业链的最低端的。它消耗的是中国的人力资源与自然资源,同时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而无论是哪一条,都是没有可能持续发展下去的。它既不能使我国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也不能为我国经济的发展提供足够的动力。
  
  
  
   中国现在依靠“世界工厂”和“大搞基础建设”的发展方式是典型的体虚还要服用兴奋剂的方式,只能够提供一时的动力,当药效过后,即会进入一个很长的疲软期。它是使我国走上经济殖民地化的道路,是不能够使中国真正走上富强的道路的。
  
  
  
  合俊的倒掉,说明了我们既然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就无法避免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而即将到来的更加严重的经济危机还远远没有全面降临到我们的头上,就只是一个前风就已经使得我国经济四面楚歌。如果说,这种大规模萧条的预兆能够提醒当局认真反思我国这些年来实施的经济政策所犯下的错误的话,就算再倒掉十个合俊也是值得的。如果“分析家”们还能够分析出我国“一切良好”,高层和媒体还要为30年来祸国殃民的“改革”歌功颂德的话,那么合俊的倒掉将一钱不值。
  
  
  
  我们要认识到,如果不肯反思,不愿意采取适当措施来将引导我国的经济向良性方向发展的话,前途将是一片黑暗的。一旦经济危机降临我国将彻底陷入被殖民地化的深渊。从老百姓到官僚资产阶级都将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而至于我国是不是在今年年底一定会承受金融危机的冲击,一方面将取决于我国政府是不是能够居安思危,提前做出适当预案,另一方面将取决于美欧是不是能够扛过这一轮的金融危机的冲击,如果他们的救市彻底措施失败的话,我国一定会不可避免的卷入其中。如果这种情况真实出现的话,恐怕我有得另外写一篇文章了,题目我都想好了,叫做《论世界工厂的倒掉》。
  
  
  
   写到这里我的心里是忐忑的,因为我一直在怀疑美国是不是还会有什么重大的阴谋存在。去年,我们迎来了一个彻骨寒冷的雪灾。而今年,我们是不是又要迎来一个更加刺骨的经济严冬呢?我无法可想。

作者:夜阑小雨
原文链接:论合俊的倒掉
夜阑小雨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文章时请保留此信息。

收藏和分享: 转贴到开心网 转贴到校内网 分享到 Twitter Delicious 分享到 Google Reader 分享到 百度收藏 分享到 QQ收藏

所在分类:能力培养

评论信息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