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夜阑小雨 我的学习碎片档案,这里记录了我的学习内容和工作中经验,希望给您带去帮助。

[译稿]关于创新一个关键的选择

分享 夜阑小雨 500℃ 0评论

翻译:xiaochong

今天早上通过Twitter我看到两篇不同的博客文章,一篇是JP Rangaswami (@jobsworth)的,另一篇是Martin Varsavsky (@martinvars)的,两篇文章总结了我在“work on stuff that matters”讲话中提出的问题的。

在“Faster Horses in the Age of Co-Creation”中JP认为亨利福特的名言——“如果我当初问客户想要什么,大家肯定会说“我们要更快的马””——错了。今天的创新核心是给客户他们想要的东西:

客户知道她想要的一部分就是她能够找到自己需要什么。她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是共同创造价值过程中的伙伴,资深伙伴。

所以,今天如果她需要更快的马,我们就不要给她。我们应该搞清楚她是要一匹黑白杂色马、花马、栗色马还是枣红马。如果她试过了花马然后决定要黑白马那这就是她需要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为她买马或租马,落实安全问题,确保客户取马和还马更方便。确保马的状态很好,骑具都扎紧了。

当然JP的观点有道理,在消费市场中我们应该听取客户的意见,而不是将自己的产品强加给客户。

但是JP用亨利福特的例子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很不合适,因为他忽略了福特真正要表达的意思:真正的突破性创新不会来自于市场调查,甚至不是来自于众多客户参与的“Web 2.0”式的市场调研。突破性的创新来自于追求自己热情的发明家独特的想象力,它解决了一些其他人简单地认为“事情本该就是这样”的难题。

如果仅仅是听取客户的意见,怀特兄弟永远也发明不了飞机;亨利福特永远也不会将汽车带给每个家庭;Tim Berners-Lee永远也搞不出WWW;Jimmy Wales永远也不会建立Wkipedia;Jack Dorsey也不会启动Twitter。

这就是为什么Martin的文章很深刻很重要。我们的未来在哪里?他这样问:

二十世纪最初的五年里爱因斯坦带给我们惊人理论。那么今天的专利办公室在哪里?今天的爱因斯坦又是谁?难道我们是缺失真正创新的第一代?不要提相对论,我记得小时候害怕牙医钻我的牙,他告诉我等我长大后他就失业了,因为那时候人类就会发明防止龋齿的疫苗。现在有防止龋齿的疫苗吗?粘膜炎和艾滋病的方法又在哪里?人类消灭了贫穷、机器人为我们做一切而我们只顾享受艺术和文化——这样的未来又在哪里?

很不幸的是当我环顾今天的生活——2008年年底,我看到人类还在过着一种建立在一些早该淘汰的技术上的不稳定的生活。我认为现在应该认真反思一下,重新开始重视科学,人类没有解决的问题每天都在增加。如果我们还像现在这样下去,不要说未来恐怕当前都过不去了。

和JP Rangaswami一样,Martin也有些言重了。我认为当前就有一些神奇的创新发生在网络、替代能源和生命科学领域,人们有一天会醒悟过来并为自己创造的未来欢欣鼓舞。而且很巧合的是很多这些创新将来自于JP讲的我们应该听取意见的这些人,通过驾驭这些人集体的智慧产生创新。我们不仅仅是给大家他们需要的东西;我们要让大家以新的方式工作,让所有人为发明家的想象力做出贡献,不仅仅是为更好地享用产品而做出的反馈。例如,语音识别和自动翻译领域的创新就是由大众贡献的数据驱动的;类似的效应也很快会在个性化医疗、机器人技术以及其他很多领域体现出来。

然而我还是认为选择是很显然的:仅仅给人们他们需要的产品,将大家引入更深的消费文化之中,而消费文化的金融结构正在消亡;或者找到真正的、重要的、其他人认为肯定无法解决的问题,然后改造我们的世界。

很多年以前我听过的一个讲话中 Joseph Campbell说圆桌骑士是西方文明中的典型神话人物,代表的精神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独自走入最深的、最黑暗的森林中,那里有很多怪兽,但我们怀着将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想。

转载请注明:夜阑小雨 » [译稿]关于创新一个关键的选择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